跟很久之前的風。

※友情提示:是虐、也是BE,不適者請自行取消閱覽。※



題目: 神要懲罰你心中最般配的那對CP,神給其中一個人一把槍,告訴他5分鐘內不殺掉對方,世界就會毀滅。

→神要懲罰你心目最般配的CP,如果其中一人沒有被對方殺死,就會世界末日。



CP:TEENTOP/nieljoe




「只能這樣了嗎,哥?」緊盯著他手中的物事,嗓子又不合時宜地變了調。以往總會引發笑意的破裂嗓音,與指尖一起微微顫抖的語氣,顯得格外蒼涼。

而被喚作哥的那人,一如往常地彎著眼角,滿臉笑意。


「哥!你怎麼還笑得出來!」像是哽咽的哭腔,安丹尼爾都懷疑自己是不是紅了眼眶。

李秉憲還是那樣地笑著。

笑得格外扎眼,也讓人分外心慌。


為什麼要笑?

為什麼還能這樣笑?

為什麼不害怕?

難道他要動手了嗎?

快逃。

胸口起伏的劇烈,腦內不斷的運轉著,並對自己下達指令。但未移動半吋的步伐,懷疑自己是否擁有身體的自主權,或早已交落在對方手裏。


為什麼要停下腳步?

為什麼會因為他而停下腳步?


「尼爾啊,」不急不徐的呼喚鑽進耳裡,也竄入心底。

就如同每個夜晚在耳邊縈繞的呢喃,那樣魅惑地扣人心弦。


不應該回頭的。


「尼爾啊,過來吧。」如同中了蠱般的不受控制,緩緩地向那人走近。只有眼淚一滴一滴的墜落,如同自己現在的心境,不斷向下沉沒。

「可以讓哥抱抱你嗎?」張開雙臂,直勾勾地看向自己,眼裡滿滿的期待,和一絲絲的懇求。

抿緊了唇,手顫抖地停滯在半空中,遲疑著。


「求你了。」半斂著的眼簾,像是放下所有自尊的低軟語調。終是環抱住眼前的人,僅存的猶豫崩塌的徹底。

而回應的那副身軀與雙手,給予了更強的力度,像是要把自己揉進那人身體裡,那樣的強烈。


但還是太溫柔了,熟練地順著那人的曲線,使彼此之間的距離近畿為零。忍不住依靠在對方的肩窩裡,像是討好般地蹭了蹭。


太溫柔了。


緊貼在背脊間的物事,而陣陣傳來的痛覺,心頭也發疼了起來。


「尼爾啊,」又是讓自己無法拒絕的呼喚,

「嗯?」

「對不起。」

終於來了。

自己也只能絕望地勾了勾嘴角,隨即而來的是伴隨著疼痛的黑暗。



「對不起,只能用這種方式。」仔細確認了呼吸,順了順安丹尼爾的額髮、動作輕柔,深怕弄醒眼前的人兒。

「答應我你可以過得很好。」輕輕地勾起小指,然後碰了碰拇指。

「不可以食言。」


虔誠地俯下身來,巍巍顫顫地啄吻著那豐厚的唇。

握緊手中的槍,一步一步地往後退,視線卻仍往同一個方向,然後佇足,


「我愛你。」

那溫柔的眼神消逝在轟然巨響。

评论(7)
热度(1)
© | Powered by LOFTER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