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純粹想寫肉。

CP: nieljoe/LN

#沒有注意事項【。

#噢,只有李秉憲攻氣場全開,可能會人物崩壞這點。



事情是怎麼發展到這地步的,已經想不起來了。身體動作總是比腦內思緒還快上一步,像是遵從本能一般。

逐漸升高的體溫,伴隨著汗水帶來的費洛蒙,偶爾對上的灼熱眼神,以及綿連不斷在自己身上落下的吻,每一樣都一次又一次地刺激著自己,無力地讓所有感受如同電流般隨著神經恣意竄動。


太糟了。

這樣不行。

不可以繼續下去了。


像是耳語般地提醒,卻又像是在腦內轟炸般地鼓噪。

「啊嘶!好痛!」口腔內傳來陣陣血腥味,吃痛地忍不住驚呼。

「你在分心……」停下在唇邊的廝磨,比平常還低沉的嗓音露出明顯地不滿。

「不……」本要說出口的話,被又一次的親吻硬生生地嚥了下去。


焦急地吸吮著嘴唇上的柔嫩,毫無預警地被迫感受從口腔內壁傳來的另一份柔軟。換氣的時間快速又急促,像是流露出捨不得自己的寵溺,更像是霸道地佔有。來不及吐出的溫熱氣體,噴散在兩人之間,曖昧地使溫度更為灼熱。


......啊不管了。


被褪去衣物過後的本能發顫,讓李秉憲像是回過神來的輕笑。不明白對方笑裡的含意,不滿地噘起了嘴,然後狠狠地咬上對方的肩頭。

「這樣明天cody姊姊會看到的。」沒有一絲責備的語氣,似笑非笑的神情又一次激怒了身下的人,而又引來另一陣啃咬。

「誰理你……不繼續的話我要回去了啊……」沒有收手的意圖,而故意用力咬出瘀血。


分身冷不防地被對方握在手心,不疾不徐的撫摸像是對自己的折磨,根本無法滿足自己已被挑起的情慾,安丹尼爾有些後悔剛剛做出完全是挑釁他的舉動了。

緊握著的手上的關節泛白,眼中的水氣並沒有讓李秉憲動搖半分,依舊慢悠悠地挑逗著自己,安丹尼爾知道自己是贏不了的,至少現在這狀況是這樣。


鬆開緊抓的床單,繞到依舊好整以暇那人的頸後,讓對方更加貼近自己,然後像是求饒般地吻上了李秉憲的喉結,低聲地說,

「……求你……」掩不住聲音的顫抖,

「摁?求我什麼?」

「給你……全都給你……」身上的人笑著舔了舔最終還是從眼睛滑落臉頰的液體。




「你知道我愛你的。」

「哈……我、我知道。」掩不住的喘息聲在房內迴盪了一夜。


----------------------------------------------------------------------------------


............結果我沒有燉出肉嘛。【。

评论(5)
热度(10)
© | Powered by LOFTER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