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chy

  止不住地搓弄著雙手,本是一個無害的動作,卻被安丹尼爾做得有些過分了。指節分明的十指泛著紅痕,有些地方甚至被摳破了皮。

 

  安丹尼爾最近很焦慮。

 

  自從與隊內哥哥昇華成戀人關係後,自己確實過了一段身心饜足的美好日子,來自單身成員的嫌棄在某方面也滿足了自己有些扭曲的自負心。當然他並沒有忘記作為偶像團體,滿足粉絲們對他們之間關係的各種想像也是職責所在,因此雙方適度的「出軌」也成為他和李秉憲間心照不宣的默認。有時做得過火時,對彼此產生的醋意,倒也成為他們感情的調味料。

 

  但這陣子安丹尼爾在李秉憲永遠溫柔的眼神中感受不到那樣的異樣的情緒了。即使在與其他成員作連自己都暗地裡蜷縮一把的肢體接觸,也沒有來自戀人的目光投射。

 

  『難道是所謂的七年之癢嗎……』,被自己突發的想法嚇得一激靈,自嘲地勾了勾嘴角。怎麼可能呢,都還沒一年呢,這時候也不過進入感情安定期罷了,厭倦什麼還太早了。

 

  「專心走路阿,都要撞上經紀人哥了。」讓自己陷入煩惱的人聲音徐徐地傳入耳中,原先就堵得慌的胸口更發沉重。

 

  安丹尼爾對李秉憲的態度轉變感到焦慮,更對有這樣小心思的自己感到厭惡。

 

像個女人一樣。

 

  低著頭,含糊不清地嘟噥一聲回應了對方,卻在眼角餘光瞥見給予自己提醒的那人早已戴上耳機。收回目光,攏緊了外套。

 

今天好像有點冷啊,安丹尼爾想。

 

  一整天忙碌的行程讓自己暫時忘卻了一直贅於心弦的事,卻在坐上回程的保母車時,未排出的負面情緒在卸下藝人面具後洶湧而來。壓著嗓子和坐在後座的弟弟換了位子,望著掠過眼前的絢爛燈光,眼眶有些泛酸,有些受不住的閉上了眼。

 

  正在掙扎的想逃進夢鄉時,身旁窸窸簌簌的聲響粗暴地將自己拉回現實,而實際上製造聲音的那人也正往自己臉上沒輕沒重的揉捏著。不悅地抬起手抓住了對方在自己身上作怪的手,一睜開眼卻看見李秉憲彎彎的笑眼,然後唇上被附上再熟悉不過的柔軟。

 

  熱著腦袋推開了李秉憲,一張嘴開開合合的不知道要用什麼句子作為話題開端,那人不說話倒先有了動作。一抹冰涼沿著左手無名指向上,金屬的質感圈緊了手指,微微細光在黑暗中格外顯眼。

 

「這是約定,所以你別有事沒事就折磨你的手了。」

「哥你知道這是什麼意思嗎?」

「我當然知道。」李秉憲輕笑出聲。

「但平常怎麼辦,會被看到的。」聲音變了調的人吐出猶疑的句子。

「你可以換戴到中指。」

 

安丹尼爾覺得自己又看見了李秉憲眼中的光芒。


评论
热度(3)
© | Powered by LOFTER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