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ly Choice

CP : TEENTOP/天創天 

1. 

  腦內亂哄哄的,胸口悶痛感一直沒有退卻。舔了舔不斷發乾的嘴唇,深吸一口氣,

「對不起。」

刻意接近他耳邊,壓低了音量。即使如此,僵硬的聲線仍暴露出說話者的不自在。在還沒說出完整的三個字之前,李燦熺迫切地望向崔鍾顯的眼,卻在漆黑的瞳孔中看不見自己。指尖開始發涼,體溫像是退潮般的退去,等到意識到時,手心早已冰涼,就如同他的回覆,

「摁。」

讀不出任何的情感溫度。




2.

  為何要道歉的理由,李燦熺想不起來了。只記得當時崔鍾顯的表情,瞪大的雙眸、緊繃的唇線以及冒出一條條青色血管的雙臂,像是憤怒爆發的前一秒,但他沒有看漏那濕潤發紅的眼眶。

  

  既然是自己闖的禍,就得自己收拾;既然是自己繫的結,就只能自己來解。


  李燦熺開始有意無意地接近著崔鍾顯,刻意坐在他旁邊;刻意在他身邊打轉,眼神也刻意在他身上過分停留,但他表現淡漠的像是自己是陌生人,可以當作看不見的陌生人,也總是有意無意地遠離自己。李燦熺心裡開始發慌不安,也許是想喚起崔鍾顯對自已的注意,或者是想拉近彼此的距離,身體超過意識的做出動作,他向著他伸出了手。


在這之前李燦熺不懂得不到回應是什麼感覺,被忽略忽視是什麼感覺,更不知道被刻意地拒絕的感覺,但這一瞬間他都懂了。



崔鍾顯看著自己的眼睛,面對著自己的臉,迴避了他所欲抓住他的手。




3.

  抓不住的手隨著地心引力往下,李燦熺用力地咬了咬下唇,收回了手,納進口袋裡握緊,向後退了一步。


如果這是你希望的。


  自己和崔鍾顯也不是多親,和自己比較沒有距離感的是同齡的李秉憲,而會和崔鍾顯真正親近的是會一起打鬧的安丹尼爾,以及同是95line的劉昌炫。而他們之間呢?交集本來就太少太少。如果你希望我和你保持三個步伐的距離,那自己何必要強求那跨不過的界線?


  從後照鏡裡默默盯著在駕駛副座的崔鍾顯,那個沉沉睡去、沒有任何表情的崔鍾顯,李燦熺覺得嘴唇又開始發乾,硬是忽略胸口的灼燒感,逼迫自己闔上雙眼。




4.

  回到宿舍,早早洗浴完畢準備入寢。突然猛地起身,床墊咿呀作響,


他那時候是不是哭了?


上一次看到他哭是什麼時候?海兵隊?

當時的自己從未看過那樣倔強好勝的弟弟脆弱的樣子,忍不住環抱住他,把自己鮮有的溫柔都給了他。只是這次給予他傷害的是自己,自己還有資格給他安慰嗎?


  躡手躡腳的下了床,不願吵醒已經熟睡的昌炫,故意沒穿鞋,從腳底傳來的冰涼直接地刺激著神經,逕直地往浴室走去,然後等待。


  看著等待著的那人抱著一團衣物往自身的方向前進;看著在他發現自己的存在時停頓的腳步;看著他再一次無視自己,握上門把準備把自己隔絕在外。


李燦熺握上了崔鍾顯準備擰開門把的手。


  你本來就有不接受或不回應的權利,也許這樣做仍然是徒勞無功,但我只能這麼做。

掂起了腳尖,雙手環上那線條剛毅的頸項,



「對不起。」



Fin ?

评论(5)
热度(3)
© | Powered by LOFTER
上一篇 下一篇